原标题:重新种上了红薯 山东高王村现在流行“烤瓜吃”

小时候生产队种红薯,之后变成了种玉米,后来又种棉花,高振元如今的200亩红薯地是从7年前开始种的

新京报讯(记者 张羽)时至大雪节气,天气越来越冷,我国北方的许多地区已进入农业“休耕”时期。各类农作物基本收获完毕,忙碌一年的种植户也可以开始踏实享受田间收获。在位于山东北部滨州市的西小王镇高王村,冬日的味道必须属于红薯。无论是做粥还是烘烤,在一定程度上,红薯成了当地村民重要的主食。而对于恢复专业种植红薯时间也就7年的高王村来说,这种农作物经历过从消失到“主流农作物”的特殊历程。大雪时节的习俗有很多,过去我国鲁北地区有“碌碡顶了门,光喝红黏粥”的说法,可如今在高王村,红薯在村民生活中变成了“主食”,每天都会烤瓜吃。

村民们流行烤瓜吃。受访者供图

今年大旱 红薯减产但价格没涨

200亩土地,100万斤红薯,这是家住山东滨州市西小王镇高王村的村民高振元今年的收获。从4月底播种,到10月初收获,截至目前,高振元自家的红薯已经卖出去超过9成。

高振元告诉新京报记者,大雪节气前后,由于土地温度已经非常低,非常容易形成冻土,所以自家已成熟的红薯都早早被挖出并储存在了仓库中。

说起今年的收成,高振元却并不满意。由于今年4月末到6月初,当地经历了严重的干旱天气,不少刚刚栽下的种子都因缺水而死。“过去每亩产量能在6000斤左右,今年大概是每亩5000斤的规模。”

收获的红薯。受访者供图

另一方面,根据高振元此前的销售统计来看,他觉得今年的价格也不如往年。去年每斤1.5元的批发价格,到今年每斤才8毛钱左右,零售价格大约1块钱,低于去年的批发价格。

“今年每亩收入大概是2000元左右,因为最早村子里种红薯的人还不多,当时最高每亩地能挣5000多块钱,现在种的人多了,整个红薯市场的价格却下来了。”

以前熬粥喝,现在喜欢烤着吃

关于大雪时节的习俗有很多,鲁北地区讲究的是“碌碡顶了门,光喝红黏粥”。意思是大雪之后气温渐冷,人们不愿出门,在家中喝红薯粥取暖。高振元告诉记者,这句话还是他小的时候听老一辈的人提过。而到了现在,还能说这话的人已经越来越少。

生于1963年的高振元曾在年轻时种过红薯。“小时候在生产队种,等到了上世纪80年代之后,种红薯变成种玉米,后来又种棉花。”

高振元如今的200亩红薯地是从7年前开始种的,算得上村子里最先开始“找回”红薯的。今年,整个高王村的红薯种植将近1000亩,已经算得上村里种植面积最大的一种作物,背后的原因无非是红薯比起粮食作物效益更高。

“年轻时干完农活,家家户户都是回家就喝上一碗红薯棒渣粥,既暖和又管饱,现在自己重新开始种红薯之后,每年收获后也会给自家留点。”

村民平时也会蒸着吃。受访者供图

在高振元看来,村民生活条件好了,吃起红薯也不像以前靠粥“管饱”。“现在大家都买了烤箱,如今都爱烤着吃,我们管红薯叫地瓜,平时就说烤瓜吃,熬粥喝、蒸着吃的人也有,比较少。烤红薯就着几个菜就算一顿饭,红薯在我们村,如今就当主食吃。”

新京报记者 张羽

编辑 张树婧 校对 危卓